企业文化

用經濟杠杆撬動綠色低碳發展

更新时间:2021-09-14

  碳排放交易就是將碳排放權當作商品進行市場買賣。政府將碳排放量達到一定規模的企業納入碳排放配置管理,並在一定的規則下,向其分配年度碳排放配額

  這些單位的碳排放量一旦超過額度,超額部分一般要自掏腰包通過市場購入配置額。如果自身節能減排做得好,實際排放少於分配的額度,也可以售出配置額

  7年前的一聲鑼響,讓導致全球變暖的二氧化碳在上海有了新的身份:倒逼企業節能減排的“鞭策者”。

  2013年11月26日,上海市碳排放交易在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開市,標志著上海碳排放交易試點從研發階段跨入運行操作階段,上海用“經濟杠杆”控制碳排放的時代正式開啟。

  記者日前從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獲悉,截至目前,上海碳排放交易市場現貨品種累計交易量達1.59億噸,累計交易額超過17億元。近3年的累計交易量和交易額呈逐年增長態勢。

  在限制污染排放的“天花板”越來越低的當下,碳排放交易市場上拿出來交易的碳排放量卻越來越多,這是碳排放交易價值得到充分認可的注腳,更是無數企業通過轉型升級“輕裝上陣”的印証。

  環保也能帶來线年,伴隨《京都議定書》的生效,碳排放權成為國際商品。但至今對許多人而言,這仍是個相對陌生的概念。

  排放配額有限,“大手大腳”的結果是自掏腰包彌補“虧空”,甚至還可能面臨法律風險,這倒逼排污企業一方面“省吃儉用”,另一方面重視轉型升級、調整工藝,從根本上降低碳排放成本。

  上海碳排放交易市場的“老朋友”巴斯夫,是第一批參與上海碳排放交易的履約企業。為此,巴斯夫設立了“碳管理項目”,除了優化生產和工藝效率、開發全新的低排放生產工藝外,還向再生能源進軍——去年,巴斯夫在上海的漕涇基地和浦東基地建立了1300千瓦峰值的光伏發電項目,嘗試擺脫在能源上的“戀煤情結”。

  即使在節能減排上不斷用力,一些企業仍會因為快速發展導致碳排放猛增,碳排放交易市場的建立和成熟,給那些頂破“天花板”的排放需求以調整的空間。

  東航北極圈內的航路,按照運行區域不同,分為8個走向,其中有兩個走向,用三維空間計算,是從上海到北美東部航點距離最短的。誰知,這條“經典”走向竟還有潛力可挖:經過反復計算,東航團隊找到了最佳的季風帶風向,去時有風助力,回時減小風阻。由此確定的新航路,使平均每個相關航班可縮短22分鐘,節約燃油3噸。在天氣條件影響最顯著時,單個航班就能降低近10萬元的運行成本。

  企業因綠色發展而收獲真金白銀,更因堅持環保理念得到認可,獲得了更大發展空間。東航在蒙古新開辟的出入境點,避開日趨飽和、等候耗時較長的原空域,使其上海至歐洲航線飛行距離縮短了200多公裡,每個航班可節約1噸多航油,減少碳排放約5噸。東航從中國往返大洋洲的航班也多了一條菲律賓以東航路,每年減少約2000小時的飛行,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環保效益。(記者 陳璽撼)


友情链接:
扬州飞珠电器专业生产户内高压隔离开关10kV隔离开关35kV隔离开关电动隔离开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