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电流隔离开关

环球深壹度 拜登赴欧忽悠盟友“同盟”外强中干

更新时间:2021-09-15

  ,行程密集、重点突出,涵盖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及美俄峰会等活动。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将联盟政策置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频频出击,试图通过重新激活和巩固同盟体系,加强对华战略竞争,重拾美国“领导世界”的地位。拜登欧洲行堪称拜登政府“联盟外交”的关键一战,也可视为对其组建“同盟”效果的一次检验。

  拜登行前专门在媒体撰文称,此行意在团结“民主国家”,兑现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新承诺,展示“民主国家”应对挑战和威胁的能力,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他称,美国将“专注于确保由推行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而不是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制定21世纪的贸易和技术规则”。

  很显然,拜登此行的重要目标还是中国。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拉帮结派,煽动新一轮高潮,怂恿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对华更加强硬,间接导致中欧投资协定暂时搁浅。

  乍一看,拜登政府的“联盟外交”似有多方呼应的效果,这或许也给了拜登此行继续炒作“中国威胁”、鼓吹联盟的某种底气。

  然而,国际政治的游戏从来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在对华问题上,美国盟友的盘算未必与美国在同一频道上。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更不愿为配合美国策略而放弃在华利益,这是多数国家的现实考量。

  近4个多月来,拜登政府大肆笼络欧洲、亚太、中东地区三大板块的核心盟友,挖空心思向盟友示好,不遗余力寻求共识与合作。拜登政府的“联盟外交”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云外交”宣誓美国回归同盟体系。特朗普时期,美国的盟友受到冷遇。而拜登甫一就职,便迅速与主要盟友建立联系,从周边到欧洲再到亚太,三周内与11个国家元首及北约秘书长通线个是盟友。美国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等执政团队核心成员也没闲着,频频与盟国的外交安全事务官员电线日,拜登在重大国际场合中首次亮相,出席G7领导人网络视频会议与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高呼“美国回来了,跨大西洋联盟回来了”。

  这是2月19日在德国慕尼黑拍摄的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的画面。新华社发(慕尼黑安全会议供图)

  一方面,拜登政府以全球正处于所谓“民主和专制的十字路口”为口号,试图组建所谓全球民主国家联盟,煽动盟友在人权等问题上对华采取一致立场和行动。另一方面,在经贸、科技、军事安全等领域,拜登政府试图组建各种小圈子对华施压,如强化“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五眼联盟等,最大限度加强对华竞争。

  特朗普时期,美国在保守主义、单边主义的孤立路上愈行愈远。拜登一上台就将“美国回来了”视为座右铭。但是,美国还回得来吗?

  首先,“美国回来了”的前提,在于美国能一如既往为盟友提供公共产品和有形支持,否则一切只会陷于空谈。

  拜登政府的执政环境可谓内外交困、积弊缠身。拜登政府将主要精力放在整理内务上,推出规模巨大的“美国救助计划”“美国家庭计划”“美国就业计划”,试图缓解疫情、复苏经济、弥合党派分歧和种族矛盾,带领美国“重建美好”。这一系列举措需要耗费大量政治和物质资源,需要克服巨大的内外障碍,且落实前景存在高度不确定性。

  第二,“美国回来了”的必要条件,在于假设历史可以重演,然而世界早已不是那个世界。

  尽管拜登政府誓言回归同盟体系,但深重的内部危机与四年一次的政策反复,令盟友对拜登的执政前景难言放心。

  重圆的破镜终究是破镜,信任的修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拜登想象中的朋友圈或许还在那儿,但盟友们已经渐行渐远。


友情链接:
扬州飞珠电器专业生产户内高压隔离开关10kV隔离开关35kV隔离开关电动隔离开关等